大量真实偷拍情侣视频bd,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动态图,h在线观看,情侣做性视频在线播放

芥末堆芥末堆

一介|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運營(yíng)之光”黃有璨的“解妄”人生

作者:Siyi.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一介|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運營(yíng)之光”黃有璨的“解妄”人生

作者:Siyi.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摘要:希望只能長(cháng)在個(gè)體身上,在下行周期里,個(gè)體自救是最大的意義。

light.png

圖源:Unsplash

教育是人類(lèi)永恒的話(huà)題,縱使千變萬(wàn)化、起起伏伏,無(wú)數心懷熱火的人在其中,或入場(chǎng),或離場(chǎng),而前行,將永不停歇。芥末堆非虛構寫(xiě)作欄目「一介」,取芥末堆之“芥”,古文也通“介”,一介之士,關(guān)注時(shí)代中的個(gè)體,那些辛辣刺激的拼圖構建蛻變后的人生。

人物介紹:

黃有璨,38歲,互聯(lián)網(wǎng)+在線(xiàn)教育/知識付費從業(yè)近15年,三節課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,有瞰學(xué)社創(chuàng )始人&CEO

著(zhù)有《運營(yíng)之光:我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運營(yíng)方法論與自白》、《非線(xiàn)性成長(cháng)》

作者手記:

文章標題來(lái)源于被訪(fǎng)者曾寫(xiě)下的一句話(huà):“‘看清’是種終身修行,奢求‘終極答案’可能也是種虛妄。唯有永遠保持好奇和求知,才可解‘虛妄’?!睆母咧休z學(xué)到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運營(yíng)之光”,黃有璨的故事廣為人知,他見(jiàn)證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的全周期。2021年從三節課離職后,黃有璨開(kāi)始探索在原子化社會(huì )背景下為更多精彩的個(gè)體賦予時(shí)代的價(jià)值。全文4612字,我取舍再三決定不做內容上的大幅刪減,因為每一步都是鑄就他今日成就的必經(jīng)之路。有真誠感知也有落地實(shí)踐,愿我們能在這個(gè)迷茫的主流氛圍中尋找到自己的棲身之所。

以下為人物自述:

“我的前半生:見(jiàn)自己、見(jiàn)天地、見(jiàn)眾生”

 我出生在貴州黔西南的一個(gè)普通家庭,高二時(shí)從一所省重點(diǎn)高中輟學(xué),原因就是在應試教育之下我一度感到迷茫,加之和班主任產(chǎn)生了一些沖突,就做了這個(gè)選擇。當時(shí)我爸是另一所學(xué)校的副校長(cháng),教語(yǔ)文,我媽是數學(xué)老師,所以對于我要輟學(xué)這件事他們非常崩潰。尤其是我爸,在我很小的時(shí)候他就已經(jīng)對我有了明確的規劃:品學(xué)兼優(yōu)、考上名校、光宗耀祖。

但我心中有一顆種子,我想追尋一個(gè)答案,這個(gè)世界到底是不是多樣性的?還是說(shuō)在個(gè)人發(fā)展路徑上一定有一個(gè)標準答案。這于我而言是一個(gè)終極命題,也是我做出每一個(gè)決定時(shí)的視角??赡茉诤⑼瘯r(shí)我就意識到自己和主流世界的期待有些不同,比如我最不擅長(cháng)的就是“聽(tīng)話(huà)”,所以可能就想通過(guò)一些行為完成自證,輟學(xué)大概就源于此。那之后的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,我依舊處在一種探索和嘗試自證的狀態(tài)中,我想通過(guò)自己的選擇去驗證不參加高考沒(méi)有學(xué)歷,是不是依舊可以獲得世俗意愿上的成功。

離開(kāi)校園后我基本上是無(wú)所事事地在家呆了一年,這期間父母勸說(shuō)無(wú)果,我也越來(lái)越迷茫,甚至一度有些抑郁。我爸就想要不帶我去首都見(jiàn)見(jiàn)世面換個(gè)環(huán)境。當時(shí)我也覺(jué)得自己那個(gè)狀態(tài)在老家確實(shí)看不到變好的可能,就出來(lái)試試吧。我們當時(shí)想過(guò),實(shí)在不行就去北京上一個(gè)民辦大學(xué)。所以2002年夏天,我和我爸從貴州出發(fā),坐了29個(gè)小時(shí)綠皮火車(chē)第一次來(lái)到北京,那時(shí)的感受我依然記憶猶新,那是一種深切的隨波逐流之感,渺小、無(wú)助且迷茫。

在北京西站下車(chē)之后,我們人生地不熟,我爸不斷地查找地圖、問(wèn)路,我們換乘了好幾輛公交車(chē)才到達目的地。聽(tīng)到車(chē)里報站名時(shí)我真的感覺(jué)就像《海上鋼琴師》里的情節,這個(gè)城市太大了,大到如此不真實(shí),大到對一個(gè)第一次遠離家鄉的17歲小孩來(lái)說(shuō),他跟著(zhù)公交車(chē)搖搖晃晃,根本不知道城市的邊際在哪里,我也完全不覺(jué)得自己會(huì )屬于這個(gè)城市。

后來(lái),我在中關(guān)村賣(mài)電腦、進(jìn)日企做銷(xiāo)售、進(jìn)入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,直到2012年第一次創(chuàng )業(yè),我發(fā)現自己的成長(cháng)和各方面發(fā)展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快車(chē)道。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我開(kāi)始發(fā)現自己的成長(cháng)、人生狀態(tài)開(kāi)始可以不輸給那些上了名校的很多高中同學(xué)、校友們,才真的可以相信“人生路徑的多樣性”。

那之后,對于個(gè)人發(fā)展路徑多樣性的相信和堅持就成了我的“第一性原理”,后來(lái)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的所有思考和決策也都與此有關(guān),因為我想守護好這個(gè)答案。從第一次創(chuàng )業(yè)到現在十余年的時(shí)間里,我一直都在關(guān)注成年人的在線(xiàn)教育和知識付費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做過(guò)K-12,就是這個(gè)原因。在我看來(lái),K-12的核心邏輯仍然是一種一維評價(jià)標準,這是我不喜歡但又改變不了的。

創(chuàng )業(yè)十一年,我還有另外一條脈絡(luò ),就是作為一個(gè)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我在借由創(chuàng )業(yè)這件事去更好地認識自己,認識世界的一些真相或客觀(guān)規律,我覺(jué)得大概可以理解為見(jiàn)自己、見(jiàn)天地、見(jiàn)眾生。所謂見(jiàn)自己,就是你在爬山,然后在過(guò)程中慢慢探尋到自己的上限和能力邊界。當你站在了更高的地方,就能夠更好地去感知和理解這個(gè)世界。在對自己有了較為清醒的認知并對這個(gè)世界也有了更加客觀(guān)的感知后,也許你就可以從山上往山下走,逐步來(lái)到見(jiàn)眾生的狀態(tài)里。

“離開(kāi)三節課后的這兩年,我完成了三觀(guān)重構”

sil.png

圖源:Unsplash

2012年第一次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,我只是一個(gè)有了幾年工作經(jīng)驗的毛頭小子。每個(gè)月拿著(zhù)幾千塊的薪水,對教育懷揣熱情和理想,那時(shí)只想一定要做點(diǎn)兒有意義的事,也沒(méi)有系統的商業(yè)認知,完全不了解公司該怎么賺錢(qián),如何去評估它的價(jià)值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需要慢慢交學(xué)費。第一次創(chuàng )業(yè)失敗后我重回大廠(chǎng)工作,從一些大老板們的助理做起,學(xué)到了很多,然后再一次辭職跟幾個(gè)伙伴一起創(chuàng )業(yè)做了三節課,從零起步、融資超2億、估值幾十億。

過(guò)去十余年,我非常有幸地完整參與并見(jiàn)證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在線(xiàn)教育這兩個(gè)行業(yè)從興起、鼎盛再到成熟、衰退甚至覆滅的全周期,認知擴展了很多,也有更開(kāi)闊的視角去評估和理解某件具體事情的意義或價(jià)值。

作為一個(gè)教育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經(jīng)歷了過(guò)去幾年的行業(yè)劇變,肯定是要思考人生的。尤其過(guò)了35歲,人更需要追求自洽。所以過(guò)去2年,宏觀(guān)環(huán)境發(fā)生巨變以后,我花了很多時(shí)間重新理解這個(gè)世界,重新思考自己的身位,然后重構自己的三觀(guān)。

過(guò)去10年,在線(xiàn)教育這個(gè)行業(yè)里大家的共識都是覺(jué)得必須先做到一定商業(yè)規模,才能撬動(dòng)更多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,之后再談教育理念和自身理想。所以之前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我們有一句話(huà):“要用商業(yè)能力去捍衛教育理想?!?strong>可能在當時(shí)的環(huán)境里,沒(méi)有足夠強的商業(yè)能力是沒(méi)有資格或者不配談理想的。

在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,規模效應和頭部效應是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的主導法則,“小而美”在很多領(lǐng)域里都是不成立的,很容易變成“小而沒(méi)”。但是,經(jīng)歷了過(guò)去幾年的資本退潮、政策變化、甚至宏觀(guān)世界政治經(jīng)濟秩序改變所帶來(lái)的沖擊后,很多東西都不一樣了,很多創(chuàng )業(yè)者都需要重新找到自己相信的東西。

這兩年思考人生以后,我當下的世界觀(guān)和行業(yè)觀(guān)還是有些變化的:第一,對于大部分教培公司而言,綜合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最大的狀態(tài)就是三、五十人,年營(yíng)收三、五千萬(wàn)到七、八千萬(wàn)之間。無(wú)論哪個(gè)賽道,在每個(gè)地區都有多家這樣規模的公司,這或許是目前和未來(lái)幾年里能讓行業(yè)好起來(lái)的一種狀態(tài)。

第二就是,我覺(jué)得在當下的宏觀(guān)世界里,很多問(wèn)題在群體層面注定是悲觀(guān)的。希望只能長(cháng)在個(gè)體身上,在下行周期里,個(gè)體自救是最大的意義。即便大環(huán)境可能會(huì )變得更糟,作為個(gè)體能夠守住自己不被時(shí)代淹沒(méi),等到這個(gè)世界的周期開(kāi)始向上,也許你可以再一次順勢而為、迎風(fēng)而上,這就是一個(gè)人比較好的生存哲學(xué)。

人生的真相是孤獨,因果自在。過(guò)去的經(jīng)歷鑄就了現在的我,我清楚自己的天賦和熱愛(ài),知道自己反對什么,也能夠對世界運行的基本規律有所解釋。我明白很多時(shí)候一個(gè)人的行動(dòng)、判斷和堅持是不容易被他人理解的,找到一個(gè)能理解你的人可能也是一種奢望。作為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或一個(gè)內容創(chuàng )作表達者,孤獨是常態(tài)。更多的時(shí)候我會(huì )去享受這種孤獨,或者從中獲取到一些獨特的力量,這會(huì )給我接下來(lái)的行動(dòng)或思考帶來(lái)滋養。到了這個(gè)階段,我也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趨近于認可和相信陽(yáng)明先生的心學(xué),心是一切的終極答案也是一切的起點(diǎn)。

所以我人生中的答案一定是向內求的。后知后覺(jué)地看,從輟學(xué)到創(chuàng )業(yè)再到很多關(guān)鍵性的決策,我都是傾聽(tīng)自己內心的聲音之后做出的。當我有了行動(dòng),然后提升認知,最后回到事情本源,從而形成自洽。比如少年時(shí),“應試”不是我認可的答案,讓我遵循那個(gè)游戲規則我會(huì )覺(jué)得自己可能會(huì )變成自己都會(huì )討厭的另一個(gè)人。但我又不知道除此之外還有什么解法,于是只能追隨自己內心做出一些選擇,然后慢慢探索,慢慢實(shí)踐,再慢慢完成自己認知上的自洽,甚至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。

2012年選擇創(chuàng )業(yè)其實(shí)也一樣有點(diǎn)像是“心的召喚”。我2008年進(jìn)入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工作,到2011年的這三年時(shí)間里,一方面我積累了一些經(jīng)驗,另一方面我感覺(jué)到了水溫在上升。那是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創(chuàng )業(yè)的第一波浪潮,我覺(jué)得好像是時(shí)代在召喚,其次對于當時(shí)的我來(lái)說(shuō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更加開(kāi)放、平等、包容,它不看重一個(gè)人的出身、背景、學(xué)歷、家庭。那是一個(gè)更值得期待的世界,我也想去創(chuàng )造一些更加值得期待的多樣性或可能性。

聽(tīng)從本心之后就是致良知,讓自己變得足夠簡(jiǎn)單,做某件事的原因就是真的喜歡努力去創(chuàng )造更多價(jià)值,相信回報后置,相信價(jià)值創(chuàng )造足夠之后,回報自然會(huì )來(lái)。

在世界下行的周期里,心靈療愈相關(guān)的品類(lèi)和賽道一定會(huì )上行。但只尋找簡(jiǎn)單心靈寄托之后依然混沌,和真正找尋能夠支撐自己的信念和力量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狀態(tài)。少數人才能進(jìn)入到那種很穩定、很獨立、活得很自在的狀態(tài),所以我想做些什么去找到更多這樣的人。

“在原子化社會(huì )背景下為更多精彩的個(gè)體賦予時(shí)代價(jià)值”

free.png

圖源:Unsplash

多年來(lái)我一直在追尋一個(gè)答案——更符合時(shí)代發(fā)展趨勢的年輕人階層上升通路在哪里?它還能不能保持多元化而不是一個(gè)無(wú)限一維內卷的有限游戲?

之所以特別關(guān)注25到35歲之間的人群,是因為我覺(jué)得他們在近兩年里面臨的困境是一個(gè)核心問(wèn)題:行業(yè)巨變,上班族和小微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群體中彌漫著(zhù)找不到出路的困惑與迷茫。職場(chǎng)晉升路徑基本不再成立,大量人卡在中間。從創(chuàng )業(yè)或行業(yè)紅利角度來(lái)看,大的商業(yè)世界里不再有太多機會(huì ),但凡是不想躺平的人,當前都處在夾縫中焦慮,他們需要新的出路。

所以去年開(kāi)始,我提了一個(gè)詞叫“商業(yè)自由人”或者叫“自由個(gè)體式生存”,其實(shí)跟“數字游民”有點(diǎn)相似。我越來(lái)越覺(jué)得,大家可能要在一種新的游戲規則和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下來(lái)看待自己未來(lái)的發(fā)展。


自由個(gè)體式生存的基本邏輯是:我們每個(gè)人都是獨立的個(gè)體,或許可以把自己看作是一家公司。在理想情況下,我們和其他任何人的協(xié)作與合作都不再是勞動(dòng)雇傭關(guān)系。在當前時(shí)代,尤其是在一些知識、智力驅動(dòng)型的行業(yè)中,對一些知識儲備和認知水平較高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勞動(dòng)雇傭關(guān)系是一種稍微有些落后的生產(chǎn)力。

當然這仍是一個(gè)思考和討論的方向。過(guò)去的兩三年里,我見(jiàn)了很多人,也做了大量的探索和實(shí)踐。現在我的公司也變成了只有我自己一個(gè)人,沒(méi)有辦公場(chǎng)地,幾乎沒(méi)有雇員。但我有和很多伙伴以不同的方式合作,他們有的是靈活的兼職工作,有的是項目合伙人。我在測試和驗證,非“勞動(dòng)雇傭”式的新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是否能夠運轉良好。

現在,我還是很相信在一些知識、智力驅動(dòng)的領(lǐng)域內,包括一些高級服務(wù)業(yè)里,會(huì )出現更豐富的需求和供給,也會(huì )出現更多“小而美”的組織,甚至很多組織完全不是依靠“勞動(dòng)雇傭制”運轉的。如果這些成真,從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層面來(lái)看還是非常有意義的。

我曾說(shuō)自己在30歲時(shí)就找到了天命。找到天命是概率性事件,從我和身邊人的故事來(lái)看,最大的感受就是一個(gè)人如果想找到所謂的天命,必須先要讓自己的人生有足夠的寬度和深度,這樣會(huì )增加概率。當你的體驗足夠豐富,并且在一兩件事上做到七、八十分的水準,然后去感知自己對其付出的精力和能量。而找到所謂的天命和熱愛(ài)往往可以通過(guò)兩個(gè)方向,一是你發(fā)現自己在某件事上可以比別人創(chuàng )造更大價(jià)值,也更容易獲得認可;另一方面就是結合自身經(jīng)歷,或許你曾在某些事上受過(guò)很大傷害并跌落谷底,然后你有了很強的動(dòng)力去為他人撐傘。

對于行業(yè)的未來(lái),我的觀(guān)點(diǎn)很簡(jiǎn)單:別看機會(huì )和紅利,多看價(jià)值,一切回歸內心和需求,“保底手藝+適度加杠桿”才是大部分人最好的策略,無(wú)論怎樣都要擁有“自由個(gè)體式生存”的能力。

大多數職場(chǎng)人或個(gè)體如果想要擁抱“商業(yè)自由人”這條路,大概會(huì )經(jīng)歷三個(gè)階段。

第一階段探索和培育期。可能自己有份主業(yè),想要成為一個(gè)“自由個(gè)體”但又沒(méi)有方向,自我認知也不夠清晰,需要多嘗試一些副業(yè),進(jìn)行一些探索。

第二階段是從0到1。有一部分人可能已經(jīng)明確自己要離開(kāi)職場(chǎng)獨立做點(diǎn)事養活自己了,但需要有個(gè)明確的方向,往下從0到1跑通自己的個(gè)體商業(yè)模式最小閉環(huán)。

第三個(gè)階段就是加速成熟期。也有一些人,已經(jīng)在個(gè)體單干了,一年也能至少掙個(gè)小幾十萬(wàn),但往上瓶頸很明顯,收入也可能沒(méi)那么穩定。

按我這兩年的經(jīng)歷和思考,一個(gè)成熟的“商業(yè)自由人”應該要能建立起自己的可持續的“個(gè)體商業(yè)模式”,一年能看到50-100W的收入,這才算是度過(guò)“臨界點(diǎn)”了。過(guò)了這個(gè)點(diǎn),自己就能接觸到很多資源和機會(huì ),路會(huì )越走越寬。我現在在做的事,就是聚焦這三個(gè)階段的需求,提供不同的解決方案來(lái)服務(wù)并幫助大家。

以前老有人半開(kāi)玩笑,說(shuō)我是“光”。其實(shí)是得益于《運營(yíng)之光》這本書(shū),它確實(shí)曾經(jīng)給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職場(chǎng)人帶來(lái)了很多希望。這兩年,互聯(lián)網(wǎng)職場(chǎng)基本坍塌,書(shū)也不再像過(guò)去那么受關(guān)注,“光”已經(jīng)過(guò)氣了。不過(guò),自己曾經(jīng)有機會(huì )在這個(gè)行業(yè)里給一群人帶去希望是非常幸運的,我也從中收獲了很大的幸福感和自我認同感。

我覺(jué)得,每個(gè)心里有念想的人都會(huì )想過(guò)要去做一些事發(fā)光照亮別人,對25-35歲這個(gè)人群的關(guān)注我還是沒(méi)有變的,也還會(huì )繼續努力思考探索實(shí)踐,去做點(diǎn)能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、帶來(lái)希望的事。

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文章,轉載可點(diǎn)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(jīng)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(guò)公關(guān)費、車(chē)馬費等任何形式發(fā)布失實(shí)文章,只呈現有價(jià)值的內容給讀者;
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(xiě)信息告訴我們。
來(lái)源: 芥末堆
芥末堆商務(wù)合作:王老師 18710003484
相關(guān)專(zhuān)輯:
  • 一介|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運營(yíng)之光”黃有璨的“解妄”人生分享二維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