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icu49"><rp id="icu49"><table id="icu49"></table></rp></code>

  1. 芥末堆芥末堆

    32名教培老師生存報告:個(gè)體孤獨,精神疲乏,價(jià)值失序

    作者:左希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    32名教培老師生存報告:個(gè)體孤獨,精神疲乏,價(jià)值失序

    作者:左希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    摘要:人往往生活在當下的時(shí)候,是不知道當下的。

    圖片7.png

    圖源:《這個(gè)不可以報銷(xiāo)》

    鄭州、東莞。兩則不好的消息傳來(lái)。

    先是一名00后女老師,8天后,東莞80后男教師同樣選擇了一種無(wú)法挽回的極端方式。據傳,兩位老師選擇輕生的原因都與巨大壓力有關(guān)。

    相比于學(xué)校老師,教培機構的老師又是一種怎樣的存在?他們在什么樣的環(huán)境下生存?這些環(huán)境充滿(mǎn)著(zhù)哪些變數?他們面臨著(zhù)哪些真實(shí)困境?我們約采了32名中小教育培訓機構一線(xiàn)教師,記錄下他們當中一些人的經(jīng)歷。

    很有可能,他們是我們當中一些人的過(guò)去和現在;更有可能,他們是我們當中大多數人的未來(lái)。

    君倩,90后,前國學(xué)館國文老師

    《肖申克的救贖》里說(shuō),任何一個(gè)你不喜歡又離不開(kāi)的地方,任何一種你不喜歡又擺脫不了的生活,都是監獄。

    一夕間,培訓機構似乎成了服務(wù)行業(yè)里的最底端。

    我,29歲,家在山東。我已經(jīng)辭職兩個(gè)月了。上周離開(kāi)深圳,回到了曲阜老家,打算年前把婚結掉。在我的家鄉,29歲算是老姑娘了。

    我不知道算不算被教培這份職業(yè)給耽誤的。自打畢業(yè)起,七年,2500多個(gè)日子,我一直在一家國學(xué)館教孩子,教他們詩(shī)文鑒賞和寫(xiě)作。

    我還能記得剛畢業(yè)的自己第一次走進(jìn)國學(xué)館的場(chǎng)景,通往面試教室的走廊空蕩蕩的,安靜到能聽(tīng)見(jiàn)鞋跟敲擊木地板的聲音,拐角處偶然傳來(lái)一聲婉轉的琴音,接著(zhù)是彌散入鼻腔的淡淡的檀香,感覺(jué)特別好。給我面試的女老師穿一身青色旗袍,端坐著(zhù)替我泡茶,語(yǔ)速慢而溫柔,我瞬間就被吸引了,決心非此不可。

    面試很順利。大學(xué)期間,我修的是漢語(yǔ)言文學(xué)和文化產(chǎn)業(yè)管理。從小喜歡唐詩(shī)宋詞。這些專(zhuān)業(yè)積累加上國學(xué)館前輩的培訓和提領(lǐng),我很快成為館推的國文老師,一些家長(cháng)會(huì )專(zhuān)門(mén)奔著(zhù)我的課來(lái)報班。

    那些年,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教育培訓行業(yè)都算是體面工作,薪資也高。2018年春節前,我領(lǐng)到了一筆厚實(shí)的獎金,替父母換了電視、冰箱、洗衣機,給我弟買(mǎi)了新款蘋(píng)果手機。村里的長(cháng)輩會(huì )夸贊我是承了孔夫子衣缽,父親那段時(shí)間每天都很高興,本地產(chǎn)的白酒一年會(huì )多喝好幾瓶。

    從2021年7月開(kāi)始,我能明顯感受到變化。招生遇冷,低齡段學(xué)員規模退費,機構多次合班裁員,一人多崗,薪資頻頻改革,家長(cháng)投訴率飆升。我和同事們苦苦支撐了兩年,越來(lái)越不清楚未來(lái)何去何從。

    圖片8.png

    《這個(gè)不可以報銷(xiāo)》

    后來(lái)發(fā)生的一件事讓我徹底死了心。

    那是今年7月第三個(gè)星期六。和每個(gè)周末一樣,我提前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起床,穿漢服,梳發(fā)髻,貼花鈿,到館預演流程,核對物資,給家長(cháng)一一發(fā)提醒信息。下午有一群孩子的結課儀式。

    一切都挺順理成章。直到有一名遲到的學(xué)生入場(chǎng)。

    我當時(shí)正在主持儀式,有人“咣”的一腳踢開(kāi)教室門(mén),劈頭蓋臉就開(kāi)始飚臟話(huà)。當時(shí)教室里坐著(zhù)十多組家庭,臺上和我并肩站在一起的還有兩個(gè)正在做展示的學(xué)生。暴怒的正是遲到學(xué)生的父親,看上去40多歲,肆無(wú)忌憚的破口大罵,我還能清楚的記得那張完全扭曲的臉。

    一瞬間,我大腦一片空白,能感覺(jué)到密集的唾沫星子噴到臉上。那一刻,時(shí)間似乎變慢了。我看見(jiàn)臺下每一張臉,表情都不一樣,有錯愕,有氣惱,有哂笑。我來(lái)不及其它反應,只能一個(gè)勁的低頭道歉,目的是讓遲到的孩子入座,好讓事情像什么都沒(méi)發(fā)生一樣,趕緊完成既定流程。

    等到活動(dòng)結束,我一個(gè)人收拾著(zhù)教室衛生,一屁股坐在地上,放聲大哭。館長(cháng)看見(jiàn)了,長(cháng)嘆了口氣,什么話(huà)都沒(méi)講。

    那個(gè)遲到的學(xué)生隨即申請了退費,理由是對機構服務(wù)不滿(mǎn)意。

    后來(lái)我才知道,這名學(xué)生平時(shí)都是媽媽接送,而我之前發(fā)給家長(cháng)的提醒短信沒(méi)能及時(shí)被孩子媽媽轉給這位父親,孩子父親記憶成平常上課的教室,對校區也不熟悉,連跑了好幾間教室,最后把氣撒到了我身上。

    讓我最傷心的是,面對那些臟話(huà),從頭至尾沒(méi)一個(gè)人站出來(lái)替我說(shuō)句話(huà),大家都只是看客。

    經(jīng)過(guò)這件事,我以身體健康理由向館長(cháng)提出了辭職。過(guò)了一晚上,館長(cháng)給我回復了兩個(gè)字:保重。

    當天,館長(cháng)在朋友圈里發(fā)了條信息:大家都病了,孩子們怎么辦?

    湯貝兒,90后,雅思培訓老師

    我回國兩年了。

    因為這份海外留學(xué)經(jīng)歷,年初我在武漢找到了一份雅思輔導的兼職。周一到周五上線(xiàn)上課,周末上線(xiàn)下課。當初覺(jué)得,雖說(shuō)掙錢(qián)不多,但起碼能發(fā)揮自身價(jià)值,還能保留一些私人時(shí)間。

    工作了半年多??梢哉f(shuō),我對機構的風(fēng)格很不適應。

    機構不會(huì )考慮老師連軸上課是否科學(xué),他們首要充分考慮的是哪個(gè)學(xué)生哪個(gè)點(diǎn)有時(shí)間,以此見(jiàn)縫插針把課時(shí)消掉。老師是上課的機器。

    周六的課讓我最恐懼。每個(gè)周六,我有12課時(shí)的課要上。一整天下來(lái),嗓子是嘶啞的,咽口水都很難。

    為了招生試聽(tīng),機構還會(huì )臨時(shí)排課。比如,周二晚上十點(diǎn)會(huì )突然告訴你,周三早上有線(xiàn)上課,已經(jīng)約好了。你沒(méi)有選擇,只能從床上爬起來(lái),熬夜備課,調整課件。這還不算完,第二天有可能又被通知家長(cháng)調時(shí)間了,改天再約。

    事實(shí)上,這些耗時(shí)耗力的工作,并不會(huì )被不計入工資內。還有一些不被看見(jiàn)的隱藏事務(wù),比如,每天要多次給學(xué)生做上課提醒、課后要批改作業(yè)、寫(xiě)評語(yǔ)、隨時(shí)準備答疑。這些細碎工作占用了很多時(shí)間,但大家都好像看不見(jiàn)。

    圖片9.png

    《重啟人生》

    一路走下來(lái),沒(méi)能留給自己一些私人時(shí)間不說(shuō),大都消耗在獨來(lái)獨往的課前課中課后里。

    還有一個(gè)是教學(xué)問(wèn)題。機構特別愛(ài)用學(xué)習效果這個(gè)詞,家長(cháng)們往往最關(guān)心的也是起效的快與慢。沒(méi)人在意學(xué)生是不同的,沒(méi)人在意一些慢而長(cháng)遠的成長(cháng),人們都只要看效果。我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同情這些學(xué)弟學(xué)妹,他們像是被排隊打膨大劑的水果,打進(jìn)去一點(diǎn)兒就漲大一點(diǎn)兒。

    盡管種它們的人,從來(lái)都不吃這樣的水果。

    當然,我也會(huì )讓自己慢慢適應它,也會(huì )有意識地去量化學(xué)習成果。比如,這周多記了多少單詞,多掌握了幾種語(yǔ)法結構。從內心里,我還是挺擔心他們和國外同齡人的差別。我教過(guò)的50多個(gè)學(xué)生里,有3個(gè)沒(méi)戴眼鏡,7個(gè)看上去壯實(shí)一些,其余都是清一色的眼鏡瘦麻桿。

    我不知道當他們和我一樣大時(shí),會(huì )去到哪里,會(huì )做著(zhù)什么,我希望到時(shí)候他們能比現在活得開(kāi)心一些。

    我短時(shí)間內沒(méi)有結婚生子的計劃。有時(shí)候我會(huì )想:一塊堆滿(mǎn)化肥的土地上,又能結出什么果實(shí)來(lái)?

    鄭靜,00后,托輔中心老師

    上輩子殺豬,這輩子教書(shū)。

    我去年從武大外語(yǔ)系畢業(yè)。畢業(yè)后和男朋友一起來(lái)成都,應聘了一家托輔中心,現在在帶六年級和七年級的小班。

    我的感受是,在教培機構謀份差,比當保姆還耗心力。

    無(wú)論你幾點(diǎn)打開(kāi)微信,都會(huì )有家長(cháng)發(fā)來(lái)的各種未讀信息。是否休息了不是你慢回信息的理由,回慢了就會(huì )被投訴。

    有一天,凌晨?jì)牲c(diǎn)多被叮叮叮的連續提醒音驚醒。摸開(kāi)手機一看,是某位學(xué)生媽媽發(fā)來(lái)的一連串7段語(yǔ)音,每一段都是60秒滿(mǎn)格:

    鄭老師,孩子作文沒(méi)寫(xiě)完你們就放他回來(lái)了嗎?

    我看見(jiàn)作文本上一個(gè)字都沒(méi)有,他們英語(yǔ)老師在群里發(fā)了,今天要寫(xiě)作文的。

    你們托管老師不會(huì )看看,不會(huì )問(wèn)問(wèn)嗎?

    這下好了,孩子寫(xiě)作文寫(xiě)到十一點(diǎn)半,睡眠不夠明天怎么上課?

    你們發(fā)的那個(gè)學(xué)習資料是不是有錯誤?怎么和學(xué)校老師講的不一樣?

    如果你們不會(huì )就直說(shuō),不要胡教瞎教,浪費孩子的時(shí)間,浪費我們的錢(qián)。

    孩子本子上有一大塊油污,你們老師為什么不檢查檢查?

    反復跟你們說(shuō)過(guò),要管著(zhù)孩子,不讓他吃垃圾食品,怎么還會(huì )有零食吃?

    如果是其他同學(xué)給的辣條,你們老師最好看著(zhù)點(diǎn),孩子是不能吃這些東西的。

    ……

    一時(shí)間我哭笑不得。猶豫了片刻,還是逐條做了回復。沒(méi)成想這位媽媽凌晨三點(diǎn)又發(fā)來(lái)信息,這次是文字:

    你看,只要你們工作一不做到位,大家都休息不好,對誰(shuí)都沒(méi)有好處,以后注意點(diǎn)吧。我們也會(huì )再看你們的表現。

    我關(guān)上燈,閉上眼睛,卻怎么也睡不著(zhù)。臨睡前沒(méi)憋住,又回了句:好的好的。

    圖片10.png

    《初戀》

    作為教培機構老師,每天都有做不完的PPT和課件,每周都有試聽(tīng)課和招生任務(wù)。教室衛生需要打掃,教務(wù)和排課也得負責,家長(cháng)的問(wèn)題和要求永遠處理不完。有時(shí)候,我覺(jué)得自己就像教室最后面角落里那個(gè)垃圾桶,裝滿(mǎn)了雞零狗碎。

    和男朋友的吵架次數越來(lái)越多。我發(fā)他信息超過(guò)半小時(shí)沒(méi)有回復,我就會(huì )像更年期婦女一樣一連串的語(yǔ)音,質(zhì)問(wèn)他在干什么?為什么不回復?為什么和以前不一樣了?……

    他從一開(kāi)始的解釋、道歉、不耐煩到后來(lái)的嫌厭。我倆復盤(pán)全過(guò)程時(shí),才明白這就是“踢貓效應”。人的壞情緒,沿著(zhù)等級和強弱組成的社會(huì )關(guān)系鏈條依次傳遞,家長(cháng)折磨我,我折磨他。

    坦率地講,辭職這個(gè)念頭我想了一千遍??墒?,生活讓人一再低下頭。男朋友剛工作不久,一旦失業(yè),我們可能房租都付不起。參加工作后,我們倆沒(méi)交到什么朋友,偶爾會(huì )相互調侃:大學(xué)老師看不上小學(xué)老師,體制內看不上教培,留學(xué)機構看不上學(xué)科輔導,托輔又在教培歧視鏈的底端,我們年輕托輔老師就是底端中的底端。

    最近,我跟一位前輩學(xué)到了三項經(jīng)驗:私人微信和工作微信分開(kāi);一旦過(guò)了晚上十二點(diǎn)打死不碰手機;在自己的領(lǐng)域要有底氣,不輕易被說(shuō)服。日子才算好過(guò)些。

    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勇敢一些,敢說(shuō)不,敢拒絕。

    每次忍不住想離開(kāi)的時(shí)候,我會(huì )打開(kāi)求職軟件,發(fā)一波簡(jiǎn)歷??上险n太忙,大多數人資部門(mén)打來(lái)的電話(huà)總接不上。這時(shí)候我會(huì )安慰自己,再等等看,早晚是要辭職的。

    何琪,00后,舞蹈機構培訓老師

    奉勸各位舞蹈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弟學(xué)妹,千萬(wàn)不要去培訓機構當老師。

    我叫何琪,今年23歲,一名杭州女孩。去年5月,我找了份全職舞蹈教師的工作。一年多來(lái),有6個(gè)月的工資都是延遲一至兩周發(fā)放,到現在,也沒(méi)能給繳公積金。

    學(xué)藝術(shù)是受媽媽影響。我從小報過(guò)各種班,在舞蹈教室里花的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。

    圖片11.png

    《四重奏》

    剛找到工作時(shí),我還挺高興,心想年輕人失業(yè)狀況也沒(méi)有傳的那么嚴重,特地請舍友們出去狠搓了一頓慶祝。剛畢業(yè)那會(huì )兒什么也不懂,后來(lái)才知道,很多培訓機構是私人辦的,考勤、評優(yōu)、晉升、薪酬都是老板一句話(huà)。

    我們機構的老板會(huì )每月抽一天時(shí)間出來(lái),和老師們挨個(gè)核對課時(shí)、出勤、績(jì)效,現場(chǎng)計算出上月工資。老師們都排著(zhù)隊,一個(gè)接一個(gè)進(jìn)校長(cháng)辦公室簽字。基本上,每次算工資都可以被視為群體PUA現場(chǎng)。

    老板對你說(shuō)的內容每次都差不多:大環(huán)境多么差,就業(yè)形勢多么糟,說(shuō)公司為了養活大家,承擔了多少壓力。我被批評了幾次,大多是不專(zhuān)業(yè)、太懶惰、沒(méi)找到方法、沒(méi)盡全力、缺乏感恩之心等等。最后往往會(huì )提醒,機構施行末位淘汰制,會(huì )再給我一個(gè)成長(cháng)機會(huì )。這樣一套“談心”下來(lái),差不多要40分鐘。

    一開(kāi)始我覺(jué)得很別扭,問(wèn)舍友們都是怎么領(lǐng)工資的,需要和老板面對面計算嗎?需要員工兩兩監督簽字嗎?她們鬧不懂我為什么這么問(wèn),我甚至不好意思解釋。

    圖片12.png

    《我,到點(diǎn)下班》

    面試那會(huì )兒,老板告訴我,只要多上課,月薪過(guò)萬(wàn)很容易。從實(shí)習到轉正的18個(gè)月,我一次也沒(méi)拿過(guò)這個(gè)數。薪資是切片式的,低底薪、普通課時(shí)費、高招生獎金。沒(méi)有課的老師就會(huì )被安排去做地推。如果老板算的課時(shí)有錯,被當場(chǎng)指出來(lái),也會(huì )反被嘲諷:一個(gè)小女孩不想著(zhù)好好工作,怎么這么斤斤計較?

    對于菜鳥(niǎo)老師來(lái)說(shuō),背話(huà)術(shù)、評作業(yè)、和家長(cháng)日常溝通、做營(yíng)銷(xiāo),都需要花費大量時(shí)間。一天12個(gè)小時(shí)都在工作。何況最近我們一直在減員,沒(méi)有了富余人手,但凡做活動(dòng),就只能做六休一。周末課最多,有時(shí)候忙一整天,都顧不上吃飯。

    沒(méi)人在乎你是不是生理期,請假想都不要想。學(xué)生就在那里,只能硬上。課表是提前幾個(gè)月排出來(lái)的,丁是丁卯是卯,我這樣的全職老師,想臨時(shí)調課幾乎不可能被答應。反倒是一些兼職,靈活度還高一些,但他們靈活的代價(jià),就是我們要去隨時(shí)補位。

    回家和媽媽吐槽這家機構,她卻說(shuō)“別人能接受,為什么你就接受不了?”一句話(huà)堵死了我的傾訴念頭。

    我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想起小時(shí)候學(xué)跳舞的情景:陽(yáng)光透過(guò)玻璃窗灑在老師悠長(cháng)的身形上,暖暖的,四周發(fā)著(zhù)光。

    學(xué)校里有三位工作比較久的老師,她們總勸我,說(shuō)等熬出來(lái),本事在自己手里,日子就好過(guò)了。我能一眼能看出她們舞蹈服下面的肋骨,還有明顯高于同齡人的發(fā)際線(xiàn)。她們中的任何一位走在學(xué)校里,都像一道薄薄的黑影。

    劉庚,80后,前美術(shù)培訓老師

    我是河南焦作人,34歲,一周之前,我是一名美術(shù)培訓老師。

    我所在的培訓機構規模比較小,總共四個(gè)人。老板負責招生運營(yíng),老板娘負責前臺和課時(shí)統計,我和另一名女教師是員工。兩個(gè)老板管兩名員工。事實(shí)上,女老師算是老板的親戚,我是唯一的外人。

    說(shuō)是管理,其實(shí)會(huì )都很少開(kāi)。有什么事,老板站在前臺就說(shuō)完了,更沒(méi)有什么業(yè)務(wù)交流一類(lèi)的活動(dòng)。機制簡(jiǎn)單到就像只有四個(gè)齒的梳子,一目了然。

    每天的工作也很簡(jiǎn)單,就是上課下課。直到上個(gè)月的第一個(gè)周六,我突然被兩名家長(cháng)投訴了。家長(cháng)跑到老板那兒,申請全額退費。

    事情也很簡(jiǎn)單,課間時(shí)有兩名女孩產(chǎn)生了矛盾,相互撕扯了對方的畫(huà)。我看到后,批評了她們,也鼓勵她們之間握手言和了。繼續上課,一切還都好好的。

    等放學(xué)家長(cháng)來(lái)接,其中一個(gè)女孩和她爸爸說(shuō),自己在班上被同學(xué)打了,辛辛苦苦畫(huà)的畫(huà)也被對方撕了,老師讓她道歉。

    家長(cháng)第一時(shí)間不是找我核實(shí)情況,而是直接找去老板退學(xué)費,并要求我和對方同學(xué)向他女兒當面道歉。

    我趕緊跑進(jìn)辦公室,調出監控,耐心地講述起事件原委。我蹲下來(lái)問(wèn)那個(gè)女孩,當時(shí)是不是這樣?哪知她爸爸一把拽過(guò)孩子,說(shuō)你不要誤導孩子,一被你們嚇,她就不敢說(shuō)真話(huà)了。偏偏這時(shí)候,女孩哇的一聲就哭了。

    這位爸爸一下子就著(zhù)了,一腳踢翻辦公室的椅子,嚷嚷著(zhù)要報警。

    不僅如此,這位爸爸逼著(zhù)我撥通對方女孩家長(cháng)的手機,讓對方帶著(zhù)孩子馬上回學(xué)校來(lái)處理問(wèn)題。

    對方媽媽返身后,一看這陣勢,全然不接要不要道歉的話(huà)茬,直接要求退費。很快地,兩個(gè)家庭間的矛盾轉移到機構老師不專(zhuān)業(yè)這個(gè)點(diǎn)上,最后的結論是,機構都是騙錢(qián)的。

    圖片13.png

    《四重奏》

    沒(méi)人在意真相是什么。

    最后不出意外,兩個(gè)學(xué)生全額退費。

    老板要機構和個(gè)人共同承擔損失,扣了我800塊。我的工資是一課時(shí)50塊,扣的錢(qián)相當于白上了16個(gè)課時(shí)。

    就這樣老板也沒(méi)放過(guò)我,把我數落了兩個(gè)小時(shí),說(shuō)我不專(zhuān)業(yè),笨,倒霉,沒(méi)有眼力勁,情商低。

    我一時(shí)沒(méi)摟住,就辭職不干了。離開(kāi)了這個(gè)六年多的傷心地。我打算接下來(lái)找個(gè)工廠(chǎng)干,就做流水線(xiàn)工人,出一分力掙一分錢(qián),不叨叨,少受委屈。

    尹崇欣,80后,獨立教師

    我38歲。之前在蘇州,現在在廣州。

    我在蘇州一家書(shū)店工作過(guò)幾年。那份工作和自己完美適配,我從小喜歡讀書(shū),那時(shí)候每周都會(huì )召集書(shū)友們,做線(xiàn)下讀書(shū)會(huì )。

    后來(lái),書(shū)店就關(guān)了。2020年末,我來(lái)廣州租了間80平米的店鋪,專(zhuān)做文學(xué)美育工作室。

    我的主要工作時(shí)通過(guò)線(xiàn)上讀書(shū)會(huì )和線(xiàn)下文學(xué)社的方式,給孩子和成人授課。從一開(kāi)始4個(gè)孩子到現在有100多個(gè)孩子,一周有30多個(gè)課時(shí),賺錢(qián)不敢說(shuō),養活自己已不成問(wèn)題。

    摸索了三年,我慢慢找到些狀態(tài)。做獨立教師就是給自己打工,這就需要接受三個(gè)不穩定:能力不穩定,收入不穩定,學(xué)生和家長(cháng)狀態(tài)不穩定。

    做獨立老師,除了政策法規的普及之外,我想提醒兩點(diǎn):一是把孩子當做即將踏上社會(huì )的大學(xué)生去溝通,他們不是孩子,而是你的盟友,只有平等對話(huà),建立專(zhuān)屬你們的溝通密碼,一場(chǎng)學(xué)習才會(huì )輕松許多;二是把家長(cháng)當做幼兒園的孩子去溝通,成年人希望用一千塊錢(qián)去收獲一萬(wàn)塊的結果,這很正常。

    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除了提升自己,還要學(xué)會(huì )拒絕不合適的學(xué)生和家長(cháng)。找到同頻的家庭才能相互促進(jìn)?;仡^看,我算蠻幸運的,那三年,我做了對的選擇:一個(gè)人吃飽,全家不餓。

    圖片14.png

    《四重奏》

    這三年的變化有目共睹。行業(yè)規范發(fā)展的同時(shí)也加速了原子化,本來(lái)能起到緩沖作用的中間組織被摧毀和改變了。教培從業(yè)者面臨著(zhù)個(gè)體孤獨、無(wú)序互動(dòng)、道德結組、人際疏離等眾多現狀。因為孤獨無(wú)助,走入極端的例子有可能變多。

    當你把預期目標調低時(shí),一些問(wèn)題也許就變得能夠接受。

    人往往生活在當下的時(shí)候,是不知道當下的。面對歷史的時(shí)候,是不知道歷史的。我們扮演的角色在逐漸成長(cháng),我們的身份在洪流里也產(chǎn)生了劇烈的變化。

    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文章,轉載可點(diǎn)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(jīng)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    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(guò)公關(guān)費、車(chē)馬費等任何形式發(fā)布失實(shí)文章,只呈現有價(jià)值的內容給讀者;
    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(xiě)信息告訴我們。
    來(lái)源: 芥末堆
    芥末堆商務(wù)合作:王老師 18710003484
    • 32名教培老師生存報告:個(gè)體孤獨,精神疲乏,價(jià)值失序分享二維碼
    欧美人与动牲交大全免费欧美肥婆性交大片丨91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青草丨99久久精品免费看国产一区二区丨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