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icu49"><rp id="icu49"><table id="icu49"></table></rp></code>

  1. 芥末堆芥末堆

    甲辰,走出平庸之年

    作者:左希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    甲辰,走出平庸之年

    作者:左希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    摘要:在世界之中采取行動(dòng),而非對世界采取行動(dòng)。

    50.png

    頭圖:《Byplayers》

    在古代耶路撒冷,傳說(shuō)有處叫做“針眼”的窄門(mén),馱滿(mǎn)貨的駱駝想要通過(guò),就必須卸下貨物。在它百公里外的拿撒勒村,一些農戶(hù)也有這種小門(mén),人們稱(chēng)為“過(guò)孔”,據說(shuō)和當地頻繁的沖突有關(guān),甚至有人引申到了特洛伊戰爭帶來(lái)的警示。無(wú)論如何,“富人進(jìn)天堂,比駱駝過(guò)針眼還難”的說(shuō)法來(lái)自于此。

    人的心中也有一道門(mén)。想要通過(guò)命途中的檻,也需要把心里馱帶的包裹卸下來(lái)。只有放下,一種全新的局面才能夠出現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1706年,德國人萊布尼茨在給朋友的信中寫(xiě)道:這是一個(gè)所有平行世界里面最好的世界,一個(gè)好到不能再好的世界。

    在最好的可能世界里,一切都是最好的。

    為什么會(huì )這樣?

    事實(shí)上,這不是萊布尼茨一個(gè)人的觀(guān)點(diǎn),這一觀(guān)點(diǎn)在18世紀的歐陸追隨者甚多。人們認為,局部的苦與惡是必須的,它們是大局的代價(jià)?!白詈玫目赡苁澜缯摗笔侨藗儗τ谏鐣?huì )動(dòng)蕩和痛苦的一種回應。

    有一個(gè)人偏不這樣認為,這個(gè)人就是伏爾泰。他對萊布尼茨證明一切都很好的所謂證據深深懷疑。1759年,66歲的伏爾泰用三天寫(xiě)完了《老實(shí)人或樂(lè )觀(guān)主義》。講的是老實(shí)人無(wú)腦樂(lè )天卻倒霉得很,吹吹垮垮流浪了大半個(gè)歐洲,在嘗遍世界上的罪惡和非理性后,開(kāi)始面對現實(shí)。結尾處,唱響“先天和諧論”的導師又要為不幸辯護,老實(shí)人卻阻止了他:您說(shuō)得都對,但是種咱們的地要緊。

    51.png

    《森林民宿》

    實(shí)際上,7年前的伏爾泰還是“最好的可能世界論”的追隨者之一,在他的《微型巨人》中能清晰地看出這一點(diǎn)。而轉變發(fā)生在1755年,里斯本的一場(chǎng)大地震讓他開(kāi)始挑戰曾經(jīng)相信“沒(méi)有人會(huì )無(wú)辜受苦”的自己。

    伏爾泰在《老實(shí)人》中描寫(xiě)的,就是這樣一個(gè)完全受偶然性主宰的世界。

    一切都會(huì )好的,是支撐人的希望。

    一切都是好的,只是虛妄的幻象。

    ①西郊有密林,助君出重圍

    我們生活在一個(gè)史有前例的時(shí)代。世界的樣子就是人心的投射。

    我們總被人教著(zhù)要樂(lè )觀(guān),但樂(lè )觀(guān)是什么?

    樂(lè )觀(guān)不是吃著(zhù)苦的時(shí)候,一口咬定百事順利。樂(lè )觀(guān)是在認識到這是個(gè)充滿(mǎn)不幸的世界后,仍能高興地爭論,發(fā)自心腹地大笑,為熱愛(ài)奔跑。

    任時(shí)間流轉,馬依舊走日,象依舊走田。無(wú)論過(guò)去經(jīng)歷了什么,未來(lái)又將面對什么,做你該做的,就是樂(lè )觀(guān)。

    李劍雄,心可能社區發(fā)起人。2023年末,李劍雄在北京創(chuàng )辦了一所心靈夜校,為城市青年提供療愈實(shí)驗項目。李劍雄說(shuō),“可能”是這個(gè)世界上最具希望的詞。

    開(kāi)辦夜校的初衷源自李劍雄個(gè)人的困境:看不到盡頭的數據指標、錯綜復雜的職場(chǎng)人際、三十而立的存在危機和長(cháng)期失眠的身心疾病。終于,在教育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消耗七年的李劍雄抑郁了。

    在開(kāi)啟了一段漫長(cháng)的自救之旅后,李劍雄有了新的可能:通過(guò)一些基金會(huì )找到合適的場(chǎng)地后,夜校很快結成了一支共創(chuàng )團隊,每周提供戲劇、舞動(dòng)、頌缽、繪畫(huà)、正念等課程,幫助青年人去發(fā)現、確認、澄清“我是誰(shuí)、我要去何方”。

    “我們是誰(shuí)”是一個(gè)比“做什么”或“如何做”更重要的問(wèn)題。只有找到了“我是誰(shuí)”,才能找到行動(dòng)的內在源泉和動(dòng)力。

    世界是一張布滿(mǎn)迷霧、隨時(shí)位移的地圖。屏蔽那些傳聞、風(fēng)聲和各種對于外部的多余期待,讓心慢下來(lái),審視走過(guò)的路,即使在喧囂中發(fā)出微弱的聲音,也要用心辨識自己。

    劇烈變動(dòng)之下,各種數據統計和演繹推理都是無(wú)效的。你必須感覺(jué)出來(lái)你要做什么。你必須遲疑,必須觀(guān)察,學(xué)會(huì )像沖浪者或賽車(chē)手那樣行動(dòng):根據內在感覺(jué),跟隨動(dòng)態(tài)變化。

    與平庸相對的,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并非天賦異稟,面臨困境也會(huì )害怕,也走各種彎路,他們并不比任何人更快樂(lè ),他們掙扎、恐懼,有時(shí)無(wú)法面對真相。但他們清楚自己的使命,做且僅做顯然需要做的事。當人們專(zhuān)注于希望經(jīng)歷的焦點(diǎn)時(shí),世界會(huì )以一種魔術(shù)般的方式與目標呼應。

    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做某件事的理由是你無(wú)法不去做它。如果知道什么是正確的,就不需要做決策。你知道該做什么,事情就在那里,做就好了。

    ②人間無(wú)故土,小雨是家鄉

    北方的雨聽(tīng)起來(lái)就冷。這是我搬來(lái)北方小城的第二個(gè)月,還時(shí)時(shí)回想起南方的山色沈沈。

    52.png

    《First Love》

    在漳州港尾鎮梅市村,江晨曦守著(zhù)她的“大兒童”走過(guò)了9個(gè)年頭。與一些龐大機構不同,“大兒童”陪伴著(zhù)港尾鎮的孩子們走過(guò)童年時(shí)光。

    去年,江晨曦發(fā)起了一場(chǎng)行動(dòng)研究發(fā)布會(huì ),主題是“如何通過(guò)教育創(chuàng )新在城鄉結合部推動(dòng)教育公平”。對于江晨曦和學(xué)生而言,他們既是行動(dòng)的研究者也是被研究者?!懊肥写迨俏业募亦l,也是大兒童師生們家鄉本來(lái)的樣子?!?/p>

    沒(méi)有圖書(shū)館、沒(méi)有大公園、沒(méi)有科技宮。江晨曦和她的孩子們每周花一天的時(shí)間去Gangwei Walks,走近那些即將消失的田邊、河灣、市集、雜貨鋪、副食店,人與人的漣漪結成一個(gè)嶄新的學(xué)習村莊。江晨曦在行動(dòng)報告里記下,當我們以一種愿景式的視角重新看附近,孩子們似乎擁有了改變的渴望和創(chuàng )造的可能。

    在世界之中采取行動(dòng),而非對世界采取行動(dòng)。

    港尾鎮孩子們的視角才是我們看待這個(gè)世界的正確方式。我會(huì )很留心芥末堆文末讀者的留言,對文章中的一些觀(guān)點(diǎn)或視角,有認可的,有不認可的,都是我們對世界看法的一種反映。

    巴斯夏在170年前把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分為兩種:好的和壞的。一個(gè)壞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常局限于看得見(jiàn)的結果;而好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卻能兼顧看得見(jiàn)與看不見(jiàn)的結果。我想,對于創(chuàng )業(yè)者也好,寫(xiě)作者也好,同樣分為兩種:一類(lèi)對“看不見(jiàn)的結果”置若罔聞,一類(lèi)善于綜合“看得見(jiàn)的結果”與“看不見(jiàn)的結果”作選擇。

    不僅如此,佐藤學(xué)曾經(jīng)對教育研究提出了三種基本視角:“飛鳥(niǎo)之眼”、“蜻蜓之眼”和“螞蟻之眼”。如同是用眼睛在觀(guān)察世界,不同的眼睛就代表了不同的研究視角:飛鳥(niǎo)高翔天空,一目千里;蜻蜓的復眼由許多小單元組成,每個(gè)單元都能獨立感知,方便觀(guān)察事物的局部特征;相比之下,螞蟻在生活中需要隨時(shí)感知周?chē)h(huán)境,強調近距離了解事物。

    我著(zhù)迷于那種內容多元化的特質(zhì),不拘泥于一類(lèi),兼容并蓄,既有融合宏觀(guān)趨勢的前沿文章,也有對于一個(gè)行業(yè)的挖掘與解讀,還不乏以個(gè)體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角度,去體察微末的感受,與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們共同成長(cháng)。

    借此我們就能知道周遭的世界在發(fā)生著(zhù)哪些變化,其中的人們又付出了何種代價(jià)。有了新的視角,才可能有新的行動(dòng)。

    ③凡行多少地,十二所更長(cháng)

    如果這是最好的平行世界,那么,其它的世界是什么樣子?

    甲辰。甲是拆的意思,萬(wàn)物剖符甲而出;辰是震的意思,眾生經(jīng)震動(dòng)而長(cháng)。

    歷史上的甲辰年從來(lái)都像被拆封的快遞。

    1964年,一顆原子彈在羅布泊試驗基地爆炸成功。一連串運動(dòng)風(fēng)起云涌。

    1904年,日俄戰爭爆發(fā),清政府宣布局外中立。慈禧舉行中國歷史上最后一次科舉考試。革命組織光復會(huì )、華興會(huì )成立。

    1844年,中美《望廈條約》、中法《黃埔條約》簽訂,設立五口通商大臣,英國在上海劃立租界。天地會(huì )舉行反清起義,耒陽(yáng)爆發(fā)農民抗糧。

    1784年,“中國皇后”號抵達廣州,中美第一次直接貿易。河南、山東、山西、陜西大旱,揭開(kāi)連年酷旱的序幕。

    在時(shí)間的長(cháng)河中,破壞與震動(dòng),迸發(fā)和生長(cháng),循環(huán)往復,潮起潮落。

    當我們站遠一點(diǎn),以更大的格局審視周遭,或者能夠更從容地勾勒出當下的輪廓,生長(cháng)出一種不可或缺的力量。另一方面,假如能意識到困局的嚴峻性,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時(shí)間里就可能發(fā)生根本性的變革。

    53.png

    《VIVANT》

    在大理諸多的教育創(chuàng )新機構里,問(wèn)渠社是特別的存在。

    每年,孩子們會(huì )開(kāi)動(dòng)“年豬公司”,在春節前的一周,調研殺年豬這種千年以來(lái)保留的習俗,親自下場(chǎng)體驗云南人過(guò)年必不可少的活動(dòng),制作在地味道的香腸、培根、壇壇肉等美食,分工協(xié)作進(jìn)行年豬產(chǎn)品的銷(xiāo)售。對很多第一次接觸的孩子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一柄穿越歷史閘門(mén)的鑰匙,也是了解當地生活的一扇窗口,還是一道關(guān)于生命的開(kāi)放式問(wèn)題。

    在創(chuàng )始人黃飛看來(lái),這是一個(gè)真實(shí)的項目,孩子們需要創(chuàng )建品牌,設計標識和宣發(fā)廣告,要擔任不同的角色,找到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各種渠道,計算利潤,直到把產(chǎn)品售完。學(xué)習就是這樣無(wú)處不在,它在風(fēng)中,在河流,在食物里,在傳統儀式上,在家庭和朋友的愛(ài)之中。

    你看,我們仍然有很多事可以做。

    極端天氣、人工智能引發(fā)的虛假信息、社會(huì )的兩極分化、生活成本危機和網(wǎng)絡(luò )攻擊將是全世界人們在新的一年中面臨的風(fēng)險。也許新的問(wèn)題出現以及問(wèn)題的迎刃而解會(huì )讓這一年不再平庸。平庸的對立面并非在于驚奇,而是在于保持克制,不被迷惑,不被大眾涌入的浪潮所攝,不隨此大流。

    甲與辰,生存游戲迎來(lái)新版本,先前熟知的套路和打法不再奏效,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重新發(fā)現邊界和探索新的玩法。眼見(jiàn)的機會(huì )也可能像齊澤克所說(shuō),我們的時(shí)代就像黑暗中的隧道,你以為隧道的洞口處有光,其實(shí)是撞向我們的火車(chē)。

    怎么辦?如何是好?要放松,要觀(guān)察,審視歷史,經(jīng)歷歷史吧,也許從來(lái)沒(méi)有什么其它更好的選擇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我知道新年里大家都需要對未來(lái)做一些預測,然而,事實(shí)是,只要我們的思想仍然受制于機器時(shí)代可控性、可預測性和越快越好等思維方式的束縛,我們就會(huì )繼續在舊的框架里打轉。何況,伏爾泰說(shuō),預測從來(lái)都是為大人物而作,對于普通人來(lái)說(shuō)并不必要。

    最后,我還是想帶你看看過(guò)去。1755年,里斯本城內地震,引發(fā)大火,繁華之都瞬間毀滅,世界為之震動(dòng)。伏爾泰徹底拋棄了萊布尼茨的樂(lè )觀(guān)主義,他在《里斯本的災難》末尾處寫(xiě)道:

    謙卑地嘆息,柔順地承受,

    年輕時(shí)我曾在困境中輕歌,

    樂(lè )觀(guān)的旋律讓人忘乎所以。

    轉眼間,

    白云蒼狗,世人多艱,

    我還在暗夜里尋找一線(xiàn)微光,

    從此學(xué)會(huì )了默默忍受,

    暗中忍痛。

    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文章,轉載可點(diǎn)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(jīng)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    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(guò)公關(guān)費、車(chē)馬費等任何形式發(fā)布失實(shí)文章,只呈現有價(jià)值的內容給讀者;
    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(xiě)信息告訴我們。
    來(lái)源: 芥末堆
    芥末堆商務(wù)合作:王老師 18710003484
    • 甲辰,走出平庸之年分享二維碼
    欧美人与动牲交大全免费欧美肥婆性交大片丨91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青草丨99久久精品免费看国产一区二区丨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免费播放